你真的不喜欢生物吗?

——记一场别开生面的班导师见面会

发布者:李鹏琳作者:李鹏琳发布时间:2019-10-09浏览次数:10

    为完善“三全育人”工作机制,加强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生命科学学院秉持立德树人、铸魂育人的信条,延聘高端人才担任本科生班导师,充分发挥专业教师在大学生成长成才过程中的指导作用,促进学生全面发展

近日,南开大学生命科学学院2019级生物伯苓班班导师见面会在生物站A110会议室拉开帷幕。班导师黄大卫教授巧设悬念,以“你真的不喜欢生物吗?”为班会主题,与同学们就生物学学习和青年成长进行了广泛而深刻的讨论。从暮云微合到月色澹澹,持续三个多小时的会议并没有丝毫减弱与会者的热情,这不仅源于同学们对班导师的崇敬,更在于,当仰望生命之美的星空时大家能够产生更加深邃的思考。

黄大卫教授曾任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所长1994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优秀中青年专项基金、1996获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资助。获中国科学院青年科学家奖一等奖和二等奖、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二等奖和三等奖国家自然科学奖二等奖等奖项


一、兴趣引领方向,探究生命奥秘

理解自然世界,体悟生命之美,基础生物科学的研究必不可少,而兴趣则是指引生物学人前进途中拨开迷雾的灯塔。兴趣能够引领前进方向,驱除成长中的迷茫坚定生物学人探究未知领域生命奥秘的信心与勇气黄大卫老师讲到,南开大学致力于培养特色人才,而兴趣是推动生物科学领域科研人才不断探索的首要力量。有无数的生命奥秘等着生物科学从业者去探索,去为人类的健康和发展伏案埋首,勤耕不辍。黄老师勉励大家,要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不断建立对生物科学的兴趣,找到自己的兴趣点所在,不断触及乃至拓展人类生物科学知识的边界,使生物科技日益精进,绘就人类命运新图景,是每一位生物学学生应有的志向。

二、心系家国未来,勇担时代使命

情系中华,心向家国,实现国家富强和民族复兴是华夏儿女共同的愿景。黄老师认为,生物科学是关系国家前途和民族命运的关键领域,是一个极富前景的学科。要关注国际国内形势和科技发展前沿,全面认识科技对国家发展、人民生活的影响。生物科学前沿每迈进一步,都需要生物学家的引领。目前我国还十分欠缺源头创新,一些“卡脖子”技术的关键核心我们还未掌握。一批批留学国外的生物科学家如今怀着爱国报国的初心学成归来,奔赴国家需求的一线阵地,攻克一个个技术难关,为我国生物学的发展乃至医药领域的长足进步贡献卓越力量。作为新时代的青年,身为南开生物学的鲜活力量,每一位同学都应将国家发展和民族进步牢记于心,勇于担负时代赋予的使命,将自身所学投入到科技发展与国家建设中去,造福人民。学习生物学,而不止于生物学。

三、生物科技井喷,领航创新创业

学好生物学,不仅能为人类进步、国家发展做出贡献,更能抓住市场机遇,通过创新创业发掘生物学巨大的市场价值。黄老师为同学们讲述了他的一位学生抓住机遇创业,从一无所有到建立企业,如今已达近千万市值的故事。21世纪是生物的世纪,将生物知识和生物技术转变为财富,如今呈厚积薄发之势。中国作为后发国家,已经逐步实现从追赶模仿国际先进技术到自主创新与研发的跨越。目前的生物科技、医药科技、能源科技都与生物学息息相关,生物与人工智能的交叉学科也在蓬勃发展。对生物学而言,这是一个很好的时代,国内生物学已经有厚重的积淀,具备从纯粹的理论转化为成果的潜力。生物科技快速发展,即将井喷,而这将需要方方面面的生物学人才。黄老师殷切期望同学们能把握时代的馈赠,抓住创新创业机遇,努力成长为全面发展的精英人才和未来社会的中流砥柱。

四、赓续南开传统,追求卓越人格

    南开是一所有特色有包容性的大学,公能传统是南开的底色。黄老师说,教育的本质,是在恪守“大公”的前提下培养个性,追求的是实现每一个体的充分发展。要从传统教育死记硬背的窠臼里跳脱出来,转变教学方式,实现科学教育。对于同学们而言,就是要具备批判性思维,敏锐地捕捉科研创新点,善于发现新的东西,这是科技创新之源。讲到公能精神,黄老师认为,追求公能价值应以遵循基本道德规范为起点,要有宽容的胸怀,为人处事不可伤害他人,要表里如一,言行一致,不断提升对自己的要求,追求卓越人格。讲到师生互动,黄老师郑重地提出期望,希望同学们保持与班导师的联系,加强沟通,不要因为年龄差距而有任何顾忌,他将倾其所有,知无不言在未来四年中为同学们提供一切可能的帮助。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黄老师的热情与真诚感动了在场的每一位同学,这样一位成就卓著的科学家,以他独有的亲和力与人格魅力,迅速拉近了师生关系,更通过言传身教,使同学们领略到南开公能传统的深刻内涵,在未来四年的大学生活乃至人生道路上,不断锤炼品德修为,追求卓越的人生境界。


犹记得班导师动情地对同学们说,对于年轻的你们而言,未来可期。生物科学的空间足够大,有足够的可能性容纳你们每个人的梦想。生物科学研究的光辉从未因为其基础性而有丝毫黯淡,这门基础科学,从宇宙洪荒诞生伊始,就注定是不平凡的。班导师制度在生科院已经实行多年,一届届生科学子在班导师的谆谆教诲中受益良多。学院班导师制度也在持续推陈出新,帮助学生学业规划、专业学习、创新能力培养、思想品德等方面全面提升。如今南开生物已走过百年,南开生物学人筚路蓝缕,开拓新局,这份坚守也定将继续。今年花胜去年红,更待明年花更好,携与君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