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不论天南海北,班导师都和你在一起

发布者:王一涵作者:朱正茂发布时间:2020-07-04浏览次数:178

疫情爆发初期,2016级伯苓班中有10名同学滞留在英国剑桥大学和美国加州理工学院、康奈尔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等多所世界名校,开展毕业设计的研究工作,在国内进行毕业设计的同学们也广泛分布在天津、北京、上海、杭州、深圳、香港等多个城市。作为2016级伯苓班的班导师,朱正茂老师在121124日期间统计了班上所有同学的工作安排计划,以及每个同学一个月内的行程意向,并特别了解了武汉市区学生的具体情况,让天南海北的同学们都体会到了来自班导师的关爱。


在武汉封城、湖北封省之际,朱正茂老师对16级伯苓班所有同学提出了一个要求:无论身处何地,都要积极应用专业知识对各自的亲朋好友圈讲述居家隔离的必要性和紧迫性。伯苓班的同学们积极响应,栾琳等同学还主动发表了心得体会。125日,班长邬依潼自发组织了募捐,并将捐助的物资陆续发给武汉市及其周边地区的医院。看到伯苓班的同学都这么有理想、有担当,朱老师十分感动。



随着疫情的发展,全国各地多所学校和研究所延迟开学,这对在国内进行毕业设计的同学造成了很大的影响。于是,2月下旬,朱正茂老师就开始积极协调,帮助需要将毕业设计变更为综述形式的同学进行调整。进入3月后,国内的疫情逐渐被控制,国外的疫情却越发严重。随着大多在外交流同学的回国日期将至,朱老师积极确认每位同学的回国时间及具体信息,帮助有需要的同学们办理学校相关部门的手续,确认每位回国的同学知晓国内严防疫情境外输入的各项措施,并主动引导、疏解个别同学因航班取消而产生的焦虑情绪。紧张忙碌到525日,16级伯苓班所有滞留海外的同学终于全部平安归来。


疫情发生初期,2016级伯苓班部分同学的就业和深造计划受到了一定的影响,有些同学拿到的国外名校的offer被取消,有些同学的申请计划受到了疫情的冲击。针对这些问题,朱正茂老师展开了一对一的指导,在最后时期又帮助两位同学分别获得了香港科技大学和北京大学提供的深造机会。最终,16级伯苓班的25名同学中有23名同学将继续深造,另外两名同学对自己的发展也有明确的规划。

朱正茂老师说,本以为在任2016级伯苓班班导师的最后半年里应该是最轻松的,却没想到这是四年来最紧张的半年。在这场百年不遇的“战疫”面前,2016级生物伯苓班师生每个人都是守卫者,老师践行着班导师的初心和使命,同学们的行动也充分展示了先进班集体的团结向上,信念坚定,勤奋学习和服务社会的优良风气。如今,疫情已去,校园重开,同学们本科毕业答辩工作也悉数落幕。作为班导师,朱正茂老师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也终于可以放心地祝福同学们前程似锦。